Ku竹

0218苏沐橙成年礼庆生应援

鰆鱼:

ฅ•̀∀•́ฅ


包包包子铺!:







你抬头远望的时候,她恰巧回首。




栗色总是温柔,可她让温柔更有力量。




星空总是闪烁,可她使暂时成为永恒。








你知道她始终走在自己的计划里,向着光源奔跑然后成为新的光源。




你想说“辛苦了”,你想说“喜欢你”,你想说“累了就休息”……




你什么都说不出口,你只能说




“苏沐橙,十八岁,成人礼快乐。”








即日起-2月16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日当天庆生微博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2月17日上午9点,来LOFTER提前为苏沐橙庆生吧!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苏沐橙0218成年快乐标签)~优秀作品有可能会被选中成为17日的庆生开屏哦!






应该是目前完成度最高的一张板绘了……因为实在还不怎么会用。之前还有一张成功毁于上色并且直接保存成了图片无法挽回的,所以只有这一张。因为发文的热度超出意料十分感动,所以肯定是会有配图的。


这可能是另一篇文的配图?


老叶视角,虽然没有他,因为我不怎么会画男的,所以私心叶橙tag


最后,虽然现在还是个透明,但还是想问问沐橙生日有开屏生日贺图么,有的话请问怎么参加呢(十八岁的生日真的自己过得将就不想老婆也过得冷清太太们是在暗自准备么一担心就话痨起来

粉红色衬衫

脑洞产物,第一次发文,避雷注意

ooc有,bl没有,骨科可能有





苏沐橙有一件粉红色的衬衫,裁剪款式偏大好像并不怎么合身,松松垮垮的放松站的时候看起来还有点颓,苏沐橙就是很喜欢。

苏沐橙还有一个掉了漆的小梳妆镜,全然不是现在小姑娘喜欢的流行的款式,十分有年代感,苏沐橙就是很宝贝。

 


“咔呲咔呲……”每每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偶像是如此的平易近人,亲民接地气的仿佛快过了头……地嗑瓜子。陈果就有一种看到顶着乱糟糟头发半眯着眼一边盯着电脑屏幕一边吸溜泡面的叶修的错觉,可明明眼前的姑娘巧笑盼兮美目生辉,可是……呸,宅男一个怎么可能和女神相提并论!?

 


孙翔在嘉世时曾好几次偷偷观察过苏沐橙,虽然主要原因是因为眼睛会不由自主的跟着好看的身影跑……但是还是有别的原因的,比如,这个女孩好像活得并不像旁人以为的那么讲究。平时在训练室看到的她总是穿着队服,不穿队服的时候也很少会穿的特别好看,并不是说真的不好看,长得美好的人穿什么都顺眼,只是孙翔总觉得缺少了什么,不像自家那个热衷于名牌的表姐。

 


叶修看到的苏沐橙大概是很多很全的了,这个女孩从十几岁时就有一种沉稳却灵动的气质。经历多的小孩子自然会有一种不同的成熟感,既会有小太阳样般的乐观,也会有狡黠的暗暗地讨巧。但苏沐橙不只是成熟,看剧嗑瓜子晒太阳通宵赖床时的孩子气一点不比谁少,开垃圾话呛人时的小刺头也全然是实至名归的。但要说她是小公主确实是不怎么合适的,公主之所以是公主,是因为是国王的女儿,苏沐橙的美丽确实是天生的,但成绩却也是用自己的一双手一点点打出来的。再说,这个姑娘就算偶尔撒娇也实在算不上娇气柔弱。

 


方锐第一次看见苏沐橙的粉色衬衫只有领子,目光从屏幕划过,能瞥见的只是没被队服遮住的露出的两个衣领角子,粉粉嫩嫩的,可能是穿得有些久了,粉色带着被洗的微微有些偏白的透明感,别有一种味道。俏娇的颜色俏娇的艳色,没被发遮住露出的白皙脖颈看得方锐十分心动,忍不住偷偷开了浏览器……也想买个同款。

 


兴欣赢了,陈果再玩荣耀时不免有些感叹。晴天也好,雨日也罢,从楼下转转,转到楼上就能看见一张平静而美丽的脸……若无其事地吐掉瓜子皮正在和队友们凑在一起讨论着下场对决的战术。不知道说了什么,留着方锐一脸严肃。枪炮师么……陈果突然有些迷惑和恍惚,使劲摇摇了摇头,又突然像想到什么使劲把头点了回来,自己在犹豫什么啊,现在就是真理,存在就是事实!三十·而立还没立·岁的老板娘表示自己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呐。

 


孙翔到了轮回时曾好几次偷偷观察过周泽楷,虽然主要原因是因为眼睛会不由自主的跟着好看的身影跑……但是还是有别的原因的,比如,这个人好像活得还挺讲究。平时在训练室总是穿着队服,不穿队服的时候也相当有型啊……有型……哎?孙翔突然像想到了什么,难道……不应该吧,可是,那就是,竟然,竟然是这样……!那边周泽楷被自己的队友盯得心里有点发毛,忍不住转过头去,没想到却看到了一张醍醐灌顶大彻大悟不可思议的脸……算了,周泽楷转了转呆毛默默地在心里原谅了他。

 


北京的太阳灰灰的,空气有点干燥。专门提早叶修回到家看着穿着自己的灰色T恤当睡衣坐在床边安安静静的刷剧的苏沐橙突然心里升起一种奇异的温暖。家?家……家。那边姑娘早注意到他,笑眯眯地说饭做好了,就是有点凉,要热一下。结果叶修下意识地竟然婉拒了,“不用麻烦了,凉了也可以吃,现在也不太冷。”……这么礼貌,怕不是个假的叶修,苏沐橙盯着叶修看了几秒,然后又转向了iPad,“真的不用?”“不用麻烦了!”“哦……也行,那你就去吃凉的吧。”

 

 

方锐在那边选来选去,某宝的款式多如牛毛,各式各样,鼠标从一件件图片上划过,正挑的起劲呢,冷不丁一只手搭过来。“哟,点心大大看啥呢。”方锐被吓得一激灵,看清来人后立马又厚起脸皮来,“沐姐姐,你的粉衬衫真好看。”“哦,这件?”没想到对方倒是有点惊讶,方锐摸摸头“对啊,嘿嘿……我就想着有没有男士的同款,这不是除了队服没啥衣服了么,我就也……”“我的这件就是男款。”

 


陈果一开始和偶像不熟的时候总以为女神会永远像镜头前妆容精致长裙飘飘,即使不是永远光芒四射也要是一直明媚动人,后来熟了看到顶着干干净净一张脸穿衬衫长裤的女神利利落落地走过来陈果总会恍惚自己可能粉的也可能是个男神。这导致陈果一度以为女神走的是简约路线,直到好姐妹一起约着上街陈果才意识到其实女神也是会买小裙子的。“所以为什么平时不经常那么穿呢?”“其实还是有穿的……大概是因为懒?”,女神笑了笑,神色突然认真,“习惯了。”

 

 

上海的天气干净晴朗,孙翔的心情却有些复杂,处心积虑……啊不深思熟虑了这么久,没想到自己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个,孙翔叹了口气,自己是在瞎操什么心啊。这个感慨抒发得有点明显,惹得方明华也看了过来,“怎么,年轻人,也单相思啊?”“没有!!”孙翔愤愤反驳,一边回瞪了想要八卦的杜明,一边在心里默默地想,我才不要告诉你们其实苏沐橙被叶修拉低了穿衣眼光呢,哼!

 

 

餐厅的灯光黄澄澄的很有熟悉的感觉,叶修看着自己的小姑娘从厨房进进出出,新放到桌子上的饭菜热气腾腾,香气扑过来惹得叶修有些恍惚,好像看到十年前的娇小身影也是这样子的忙前忙后言笑晏晏,一边……“啊啾!!”结果回忆还没过去,一个喷嚏就把自己拉了回来,面对着正端着最后一道菜的姑娘投来的带点心疼和嗔怪的目光,叶修只好打了个哈哈“哎,谁在背后念叨哥坏话呢。”

 

 

方锐老脸一热……不存在的,脸这种东西,他只是觉得这口粮吃的猝不及防,而且还是自己找上的……“哈哈,没看出来老叶还有这个爱好……平时没见过他穿粉色的衣服啊。”方锐说完突然心里一凉,这话接的,自己怕不是还想吃点高级粮。然而方锐没想到自己做好了被强塞的准备却吃到了一嘴空气——“叶修确实不喜欢粉色,他穿着也不好看。”苏沐橙淡定地回,“这也不是他的。”

 

 

陈果跟广告商谈赞助忙的焦头烂额,合同检检查查修修改改,真到要去拍照的时候了,坐上去摄影棚的车陈果觉得自己仿佛身体被掏空。“果果,你多久没好好休息了?”明明是疑问句,就已经是带着心疼的肯定的语气了,不等她回话,又不容置喙“你的黑眼圈已经很明显了。”陈果哀嚎一声,接过来小镜子和遮瑕膏,陈果打开小镜子,果不其然看见熊猫一个。心里哭唧唧,但该有的派头还是要有的。陈果对着小镜子涂涂抹抹左看右看,突然看见身边的人正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陈果有点犹豫要不要打扰,就又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小镜子,嗯……镜面倒是很清晰,看得出使用者很爱护,但是外壳已经经不住风霜褪走了最初的颜色,花纹也有些模糊了,嗯……外壳上好像还有一层?

 


孙翔还是不可置否自己被方明华的话影响到了,“谁单相思了……明明那个女人那么奇怪……而且还有叶修……哼……”孙翔嘟囔着又不小心想起自己在嘉世时还曾想讨好过那个大美女来着——“哈哈,玩得不错嘛,枪炮师第一人啊。”训练室的其他人都不在,孙翔路过苏沐橙的位置时停留了一小会,假装漫不经心地夸奖。没想到对方毫不领情,一炮轰死了最后一个小怪,苏沐橙淡淡地回道“并不是。”孙翔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反驳了,“谁?叶秋么?”说完孙翔就有些后悔,自己竟然和苏沐橙谈叶秋。“不是。”又被反驳了,孙翔感觉自己的大脑一时有些短路“谁啊,比叶秋厉害?”没想到对方这次倒是很认真地回了“你不认识,客观准确的说谁厉害的话不一定,但在我心中,他最厉害。”

 

 

搞事情,绝对是搞事情,叶修又连着打了好几个响亮的喷嚏,明明今天也不算冷啊。对面的小姑娘轻轻抛过来一句“看来念叨你的人还不少。”眼见着老婆有黑化的节奏,叶修及时地开始赞美今天的饭菜,并十分配合的大口扒饭,然后成功地呛到了自己。叶修十分哀怨,这什么作者啊,自己难道是来做搞笑担当的么。难不成……自己今天招鬼了!?叶修仔细回想了一下,突然有点后怕起来。“沐橙……”叶修心一横,不管了,自己要什么脸,老婆最重要。苏沐橙觉得自己的三观撑不住了,叶修竟然开始卖萌了,不就是昨天……了他么,今天这样难道是招鬼了么?

 

 

好像得知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方锐觉得自己的脑袋里已经开始响起了“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他觉得自己应该保持沉默,然后在心里悄悄问候一下叶修。苏沐橙见他一脸“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所以”的真诚表情,最后轻轻淡淡地笑了笑,还是没说什么,留了一句“好好练习”就走了。方锐这边还没扭过来,可能是脑内没放完的bgm太煽情,他几乎是瞬间回想了自己过去的二十几年,算了,他突然觉得心底升起一股浓郁的惆怅,谁的心里没藏着个人,谁还没点过去呢。

 

 

结果陈果心里的那点小疑惑最后还是无意识的被魏琛给解决了。那天杭州的太阳很好,温度不高也不低。吃午饭时,大家都领了盒饭找地方解决去了,就剩下老板娘在一旁等还没从凳子上挪屁股的魏琛,那货路过苏沐橙座位时不小心带掉了苏沐橙没来得及收起来的小镜子,手忙脚乱的下意识地去接竟然接住了。陈果从旁边跑过来看看情况,没想到魏琛长吁一口气,打开手心首先看到的是不知道被他碰了什么弄开的镜子外壳。“这谁啊。”魏琛皱了皱眉,怎么有点眼熟。那边魏琛正想着,陈果却突然说不出话来,那个人,她在南山见到过。

 

 

在镜子外壳夹层里镶嵌着的照片里的少年,穿着一件粉色衬衫,眉眼俊朗,笑得深情温柔又阳关灿烂。

 

 

今天,也是一个好天气呢。

 

 

后记(私设)

 

第一部分

 

孙翔一开始在心里想的是难道苏沐橙很穷,然后又想了想自己在嘉世的工资,以及苏沐橙接的一大堆广告……觉得自己脑子可能有洞,最后就得出了苏沐橙被叶修拉低审美眼光的结论。以为孙翔应该是本书当中心思偏单纯的,小心思少的孩子了。方锐可能是虽然脸皮厚点但是心思细腻的人,就像苏沐橙其实是很有方寸的人,叶修其实是很克制的人,兴欣战队的大伙多是识趣的人,这样一群人在一起相处,大家会相互调侃但绝不会主动去触逆鳞的。

 

苏沐橙一开始确实没多少钱,主要是因为之前生活时欠下的太多,后来去了嘉世,接广告的红利挺丰厚的,慢慢地就攒了点积蓄。叶修的工资微薄,日子过得紧巴,他又总对朋友大方,总要沦落到吃泡面。然而吃泡面其实既不健康又不算实惠,优点就是方便。职业选手的手金贵,结果做了快十年的饭的苏沐橙最后也开始陪叶修吃泡面,最后叶修看不下去自己的小姑娘也跟着自己折腾身体,就常常去外面小馆子溜溜,后来嘉世有了食堂,两个人也就真正意义上的的宅在那栋楼里了。

 

苏沐橙讨厌那个挤兑走叶修的嘉世战队,但对嘉世其实是算不上讨厌的,她其实很怀恋那栋楼,嘉世解散时她的难过不比叶修少。苏沐橙其实也不太反感商业活动,只要不太过火,她并没有执拗地认为被包装或者被曝光是有害无利的,只是心里会有一点点不安和惭愧,然后悄悄希望自己可以更厉害一点,更一些贴近那些真心喜欢自己的人的期待(比如果果)。

 

苏沐橙其实也没办法完全讨厌陶轩,她可能会有些怨恨这个原来一直站在他们身边的人,但却不能将他直接当做一个完全的坏人来看。每个人站在不同的立场都有各自的无可奈何,对于已经接近商业化的圈子来说,不选择商业化其实是很危险的。对叶修来说的嘉世可能是一种义气一种热爱,多的是对情义和胜利的追求。但对陶轩来说,嘉世不仅仅是一个战队,更是一个公司,嘉世不仅仅有被人熟知的队员,还有队伍背后付出的其他人,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不代表他们就应该理所当然的被一笔带过。

 

苏沐橙其实是个很有主见的人,比如她决定在叶修身边,就是她自己做出的决定。不过被叶修拉低穿衣审美这种事当然是不可能承认的。但她确实是个怀旧又有些节俭的人,不太热衷打扮自己也是真的,反正人好看就有资本,有一点漠然的倔强和执着。所以当叶修很久之后知道苏沐橙也曾用他的名义拉过自己那些在联盟初期混的老朋友一把时,她是这样解释的,那些人也算是曾经帮助我,不是么,不过你们更熟。小姑娘看向他的眼神澄澈又倔强,叶修有些心疼,他突然觉得,虽然最开始就应该知道了,这个姑娘总在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地陪着他,不质问也不反对,但也不直白,就像以前的一碗米粥或是现在的一杯绿茶。

 

 

心照不宣。叶修后来有的时候会忍不住怀疑苏沐橙真的喜欢自己么,不是他怀疑那个女孩对自己好的真心,而是一个人的心是有限的,而他可能永远占不了她的最重要。明明应该已经是那个最最亲近的人了,可是扭头去看那张美丽而温柔的侧脸时,他总是有一种不真实感,好像那个女孩并不真的在乎什么,或者最在乎的反正失去了。这种感觉让他有些害怕,会更容易在她身上失了平日的冷静和理智。

 

心照不宣。苏沐橙有时会思考自己和叶修的关系,但是她从来又不去真的分类,强行认为他们就是什么,或者他们就不是什么。或许,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叶修是她的习惯,是她的防备,是她的退一步,是她的下意识,是她在最深最深的孤独和绝望里的希望,在她无可奈何地思念着谁时的慰藉。毕竟在这繁华人世上,非要找个最重要的人的话,除了叶修,她还能找谁呢。

 

 

第二部分

 

有人说,苏沐秋活在叶修的荣耀里,这是不论如何也没法赞同的。没错,或许对于全职来说,叶修是男主角;然而对于苏沐秋来说,非要找什么做自己生命中的重心,那一定是苏沐橙。不会是荣耀,也不会是叶修,就是苏沐橙。我不知道那两个小孩子相依为命了多久,受了多少苦和累,但可以确定的是,当叶修遇见他们时,两个人已经学会游刃有余的活在世上了。所以我没办法完全用看幸福美满家庭的小公主的眼光看苏沐橙,或许苏沐秋会用尽全力的爱着她,但她并不是一个只会躲在别人身后的小姑娘,她会分担,就像是三人初识时在手里拎着的保温桶,她更像是低调,不喜欢争抢什么,她更像是沉稳,就像初见时小小年纪的淡定和得体行事,所以这样的姑娘自己受了委屈是不会哭的,只有在被人安慰或为重要的人难过时才会掉眼泪。没有叶修的苏家兄妹,苏沐橙离不开苏沐秋,苏沐秋也离不开苏沐橙。他们是被揉进彼此生命的一部分,所以苏沐橙永远爱着苏沐秋,所以苏沐橙永远怀念苏沐秋,而叶修永远也不可能替代苏沐秋,对于苏沐橙来说,苏沐秋永远是那个最最最最特别。

 

苏沐橙不喜欢意淫叶修和苏沐秋,因为这个姑娘私心的并理所当然的将自己和苏沐秋划为了一伙。就像苏沐秋不大乐意苏沐橙和叶修独处一样,苏沐秋已经不能算是妹控,苏沐橙太重要了,所以任何人都不能被允许从自己身边夺走她。真正的伞修橙其实每对的关系都既独立又相连,苏沐橙接过沐雨橙风,又何尝不是想看看苏沐秋曾经看过的风景呢。他们每个人都是无可替代的,即使苏沐秋离开了,对于叶修来说苏沐橙也不是苏沐秋,对于苏沐橙来说叶修也没有成为苏沐秋。苏沐秋的位置,就还在他们心里呆的好好的。叶修会重拾千机伞,会留下37场连胜,会淡淡的说我有一个朋友,他会低调的深情的怀念苏沐秋。苏沐橙会保留和苏沐秋一起生活的习惯,会留着他和自己的东西,会淡淡地说我不是最厉害的枪炮师,会默默的以自己的方式深情的怀念苏沐秋。

 

苏沐橙其实比苏沐秋还省,尤其是最开始常常是会穿苏沐秋的衣服凑合,小时候不在意,长大了却总有点什么性别意识,这就导致苏沐秋心里非常惭愧,挑衣服时不自觉的会考虑苏沐橙的喜好,渐渐地成了习惯。叶修一开始还曾嘲笑过苏沐秋的衣服娘了娘气的,然而苏沐秋没恼,苏沐橙倒是惭愧起来,一度有意识的无意识的在苏沐秋面前表示自己喜欢帅气的风格,并且在和他们一起上街时再也不特别去看其他小姑娘的小裙子。直到要去拍证件照时苏沐秋买了这件粉色的衬衫。女里女气,叶修痛心疾首的吐槽,因为如果是叶修自己穿的话,确实只能是这个效果。然而苏沐橙却是严肃认真的围着换上衬衫的苏沐秋转着看了一圈。“很帅气,”苏沐橙很中肯地给出评价,那边忐忑的等评价的苏沐秋得到这样的回复松了一口气,然而还是忍不住又看向了她。“真的。”小姑娘信誓旦旦,明明是严肃认真的表情,可是眼角却仿佛有星光闪烁着。

 

他懂,她懂,所以今天苏沐橙也只是将换下的衬衫叠好放在床头,然后在最深最深的夜里悄悄地怀念他。